鉴于当前个人信息泄露事件频发,刘玲玲建议,国家立法机关加快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相关法律法规,以加大个人信息安全权益保护力度。在明确特定采集目的并征得信息主体的同意的前提下方可收集。同时,个人信息的处理和利用须和收集目的相一致。

韩先生目前无法得知,今后其个人信息和授权会不会被被告方或者是被告方公司中的某些工作人员用来谋取不当之利,而受到未知的或财产上的损失;同时,被告方有可能在今后的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随心所欲的解锁韩先生的任何个人秘密及个人隐私。韩先生认为,被告方的这一行为,严重且恶意的侵犯了其隐私权、财产权、所有权和肖像权。